装修

肺癌患者的重生:新辅助治疗在死亡的峭壁之间凿开一条生路

发布日期:2021-11-26 09:00   来源:未知   阅读:

  问诊了三个专家后,马玲得到了这一绝望的消息,心如死灰。丈夫前段时间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被判了“死刑”……

  2018年6月中旬,李彧偶然在体检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肺门上有结节,到市医院复诊后得到的却是坏消息,建议再去长春大医院诊断。一年前,李彧的姐姐因肺癌去世,肿瘤同样位于肺门,李彧没有勇气查证自己到底是不是肺癌,他害怕最后的结果会和姐姐一样。转而为之,李彧没有去长春,反倒是去了海南,他想去看看身处海南工作的妻子马玲,顺便旅旅游。

  7月12日,马玲返程回家后,李彧在客厅里转转悠悠、来回踱步,马玲看出了他的不对劲,直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说。李彧才支支吾吾道出了自己体检发现了问题,马玲又生气又无奈“你在海南那么多天不告诉我,这多耽误事儿!”

  为了不再耽误事儿,马玲起了个大早,领着李彧直奔长春的医院。CT室外边排着长长的队,来来往往的人群都等着那一纸报告,与大多数人不到一分钟的取片过程不同,马玲被叫进了办公室。万万没想到,马玲得到的结果是“李彧肺门上长了恶性肿瘤”。还没等马玲反应过来,医生更加炸裂的消息就传到了马玲耳朵里,“肿瘤所处的位置非常不好,加之肿瘤过大,根本没有手术机会”。

  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充斥着混乱嘈杂的声响,马玲取完报告站在大厅里,她丝毫没察觉大厅的拥挤和吵闹,只觉得这个世界仿佛要把她遗弃,孤零零的。

  “李彧姐姐化疗了那么久,一年后又复发,最后不还是走了。”“这个病治不好的,不要白费力气了。”“你不给北京的医生拿钱,人家哪会给你做手术,没钱咋治。”亲戚一直劝马玲放弃治疗,撂下这些话匆匆离开了医院。亲戚的话刺痛了马玲,赤裸裸的现实摆在她面前,医生都没办法了,这还能怎么办呢。

  晚上十点多,马玲猛然惊醒,“他才40岁啊,他还这么年轻,我一定不能放弃。我不能就这样干等着,去北京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网上一查,最近一趟是凌晨1点,马玲二话不说带着李彧赶去火车站,上北京求医。

  费了一大力气,这才刚迈出了第一步,而后面的困难随即接踵而至。下了火车,马玲直奔北京301医院,肿瘤科的医生看到李彧的片子也是震惊不已,不知道肿瘤会是长成这样的,紧急叫来了杨博主任,杨博主任一看,“手术肯定是做不了了,只能先用化疗和免疫新辅助治疗将肿瘤缩小,再考虑手术。”马玲仿佛抓住了一线生机,说不准还有救!

  综合利用各种治疗方式,减轻手术前肿瘤负荷,使肿瘤缩小、癌症降期,创造手术机会,并达到减少术后复发和降低转移的目的,进而改善患者预后。

  马玲为了确认丈夫的肺癌分型,还做了一个气管镜。做检查的医生根据自己的经验告诉马玲,李彧极有可能是小细胞肺癌。马玲在手机搜索框输入“小细胞肺癌”,得到的信息大部分都是“小细胞肺癌恶性程度高、很难治愈、生存率很低”。等最终结果的这一周里,马玲天天躲着李彧偷偷哭,害怕真的像一开始医生说的“不到一年时间”。

  收到检查结果短信的那一刻,马玲和李彧正在北京的街头溜达,打开一看,是肺鳞癌,提心吊胆了好多天的坏结果没有出现。马玲蹲在地上喜极而泣,李彧迷惑不已,拽起她一直问发生了什么。马玲偷偷把手机里的报告划开了,瞒着丈夫说结果是“重度不典型增生”,还特意解释这种癌前病变没有什么大碍。两人也顾不得身处于人来人往的街边,抱头痛哭,觉得又有救了。

  最终,李彧被确诊为“右肺上叶中央型肺鳞癌,局部晚期,远处转移”,采取新辅助免疫加化疗,再考虑手术切除。

  9月15日,经过两个疗程的化疗+帕博利珠单抗(K药)注射,李彧迎来了他的手术机会。马玲既紧张又激动,心心念念的手术终于等来了,但同时也心怀不安。

  第二天早上八点四十分,李彧被推进了手术室。直到下午三点多,手术室才传来消息,手术结束了,请家属等候。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守在手术室门口的马玲一直没有看见李彧的身影,“怎么这么久,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时间一刻一刻地流逝,马玲愈发焦躁不安。她心里完全没底,手术结果到底如何还是个未知数。等待的间隙,她顶不住内心的压力,独自跑到无人处大声的嚎叫“为什么老天如此对我!”,害怕撑起这个家的一片天要彻底塌掉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医生端着切除掉的肿瘤出来了,“手术做得非常顺利,切除了肺上的肿瘤,并且保留了病人的肺功能。但是癌细胞发生转移,杨主任主张一并切除转移的肿瘤。”马玲在手术风险知情书签下了她的名字,这一次,她决定听医生的。

  大约晚上22点,李彧状态栏终于从“手术中”跳转为“入恢复室”,手术终于结束,看到丈夫状态不错,马玲提心吊胆了一整天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第二天早晨,正当马玲准备转身出病房时,李彧一句“我不行了”叫住了马玲,马玲回头一看,丈夫脸色发青,喘不上气了,像离开了水的鱼一样张大嘴巴使劲呼吸。马玲见状立马冲出了病房叫来护士和医生,再回来后,事态变得更严重,李彧一直张嘴,使劲想缓口气,却完全呼不上来,疑似出现了肺栓塞的症状。那一瞬间,马玲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当场尿失禁,整个身子颤抖不止。

  闻讯赶来的杨博主任和其他医护人员镇定地将病房里的其他人清场,齐刷刷挪进了一大堆仪器,对李彧开始抢救,争分夺秒。40分钟的抢救依然无果,杨主任想起李彧本身有支气管炎的基础疾病,急生一计,尝试让李彧吸入气雾剂来达到自主呼吸。

  原本疲软得瘫在病房门口的马玲被搀扶回病房,医生一边给她打气,一边告诉她“现在需要你来救你的丈夫了,你赶紧找出他的支气管炎药物。”

  此时,李彧的身子已经逐渐变得僵硬,体温也变凉了些许,马玲害怕极了,但心想自己与丈夫的生命息息相关,深呼吸后趴在李彧的耳边,“你必须要坚持住,你把它吸进去,你一定要听,不然谁也救不了你了。”马玲这样命令他,喊着喊着,李彧似乎听懂了,对着气雾剂吸了一口,这样持续了两回,他使劲一吸气,堵塞住的气管一下子通畅了,呼吸逐步恢复正常。

  又过了20分钟,医生的抢救结束,李彧的脸色由青色变得红润,冰凉的手脚又都热乎了。一米九多大高个的杨博主任瘫倒在病床边的凳子上,脸上的汗哗哗往下淌,“你可把我吓死了,差点昨天做的手术都白费了。”得亏抢救及时,杨主任急中生智,才挽回了一切。

  后续的几天,病房里又可以看见马玲忙上忙下又充满能量的身影,用她的话来说,杨主任拼尽全力给了丈夫两次生命,可得照顾好了。

  手术的顺利拉长了李彧的生命长度,为了稳定住丈夫的病情,马玲还让李彧接受了四次免疫治疗。第四次免疫治疗后,李彧的全面评估结果显示各项指标非常正常,体内没有癌细胞,已经无需治疗了,李彧彻底稳定了。

  直到手术后丈夫病情稳定下来,马玲才把丈夫患癌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之前待在北京的3个多月里,马玲和丈夫两人相依为命,有辛苦,有难过,但更多的是对生命满怀憧憬。

  化疗期间,李彧头发一大把一大把的掉,后面干脆直接剃了个光头,理完头发那天,李彧顶着光头和马玲上长城溜达了一圈,在偌大个北京,没有任何认识他们俩,即使光着头,李彧也是扬着笑容怡然自得。这两个月里,马玲和李彧一没事就在北京的各个景点、各个胡同里溜达,好似两人刚谈恋爱那会儿,牵手走遍大街小巷。

  而现如今,李彧已经回归了自己的正常生活,还回到了工作岗位,完全看不出经历过一场大劫。原来走路久了都会气喘吁吁的,现在他每天坚持半小时慢跑,一天不落。

  一场大病没有打败马玲,反而让她越挫越勇。她深信,生命如此宝贵,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只要有一线生机就要拼尽全力。面对丈夫两次重生后的新生命,她充满希望和信心。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北京301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 杨博

  该患者初诊为肺鳞癌合并单发肾上腺转移,可以考虑手术切除,但是肿瘤靠近肺门,只能选择全肺切除+肾上腺肿瘤切除,手术风险极高,无法保证术后效果。综合考虑,取得患者知情同意后,给予两周期K药联合化疗的新辅助治疗后,肿瘤明显缩小。在术中支气管及周围淋巴结冰冻病理全阴性,确保R0切除的条件下,行右肺上叶袖式切除,同期行肾上腺肿瘤切除术,保留了患者的中下叶肺功能。术后病理证实pCR,继续给予化疗+K药辅助治疗,目前患者已经恢复正常生活,身体情况良好。

  免疫治疗作为一种全新的治疗方法,通过调动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活性杀伤肿瘤。已经被批准为晚期肺癌的一线治疗药物。尽管尚缺乏大样本的临床研究结果,在临床工作中肺癌新辅助免疫治疗联合手术,已经成功拯救了许多肺癌患者的生命。尽管在预判疗效、切除范围选择、免疫相关并发症处理、后续治疗周期等方面还有许多问题,通过与患者充分沟通、MDT团队协作全程管理,精心的手术设计和操作,新辅助治疗联合手术极大可能会改写肺癌治疗的指南,进而造福患者。

  现任解放军总医院外科临床部胸外科副主任医师。 任中国医促会机器人学组副组长,中国医药教育协会胸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胸腔镜专业委员会委员

  负责北京市“首都临床特色临床应用”基金、吴阶平基金会专项基金各一项,解放军总医院临床科研扶持基金项目两项,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总后保健专项科研课题、军队后勤重点科研专项等多项课题

  长期致力胸部疾病的微创手术和综合治疗。率先使用术中CT定位进行肺微小结节的精准切除。开展以胸顶部肿瘤切除为特色的各类机器人辅助手术。对新辅助放、化疗联合微创Ivor-Lewis手术治疗食管癌的手术方法进行优化,明显降低并发症发生率。和消化内科联合开展了全琲首个食管粘膜下肿物手术治疗的随机对照研究,提出新的临床分型

  正值11月肺癌关注月,杨博教授也呼吁肺癌患者越来越被社会重视,希望能看到更多新药物,当医生手中拥有了更全面的武器后,肺癌患者的生存难题被将逐一攻破。

  N3:表现有对侧纵隔,对侧肺门、同侧或对侧前斜角肌和/或锁骨上淋逢迎转移

  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在2020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发肺癌82万,死亡71万,相当于每分钟会有至少两个人因肺癌去世。在中国,肺癌是发病率、死亡率最高的癌症。

  我们知道虽然人类终将被疾病、衰老、死亡击败,但仍然可以选择和他们相处的方式。在觅健就有这样一群平凡的战士,他们有的已经抗癌近20年,有的已经临床治愈;然而还有大部分人在为延长生命剩余的时间奔波。

  因此我们把一些成功的抗癌经验、“抗癌前辈”们走过的弯路,在觅健上记录下来。在国际肺癌关注月推出#了不起的抗癌经验 专栏,伴随这这些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角色的抗癌日常,给觅友们带来更多抗癌的力量和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