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房

美海军在拉丁美洲实施医疗外交 践行软实力理念

发布日期:2021-11-25 07:39   来源:未知   阅读:

  8月11日,“奇尔沙治”号两栖攻击舰上的舰员在该舰的甲板上正准备进行检查。该舰第二天将驶向尼加拉瓜的卡贝萨斯港(Puerto Cabezas),这是它执行2008年度“持续诺言”行动人道主义救援任务的第一站。

  中国网11月4日讯 美国海军“奇尔沙治”号两栖攻击舰正在拉美地区实施军民合作行动,包括人道主义和民事援助,兽医、医疗和牙医服务,以及向拉美地区的6个友好国家提供民事工程支援。

  1、这项任务是“软实力”概念的一次实践,“软实力”是《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文件重点强调的一个概念。

  2、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去年11月26日在堪萨斯州立大学发表的演说中指出,美国必须要加强使用“软实力”的能力,并与她的“硬实力”更好地进行整合。

  3、盖次把“软实力”定义为“美国与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进行交往、实施援助以及相互沟通的能力。”

  对海军准尉Chris Pienkowski, “奇尔沙治”号两栖攻击船上的战斗运输官来说,一个货盘和另一个货盘没有什么两样。

  “一次起重就是一次起重。”8月9日,在“奇尔沙治”号舱内他的办公室里,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办公桌的文案中寻找一些东西。

  Pienkowski的工作是确定在何处放置物品,他手头的空间就是该舰近100000立方英尺的货舱。这艘已经服役了15年的军舰,装载着2200名海军陆战队员组成的常备分遣队及其武器装备,这还不包括一个配备了30架直升机的航空分队。在这艘军舰上装载任何东西都是一件麻烦事,更何况要装载的货盘个个都有成百上千磅重。

  但是就像Pienokowski所说,“起重就是起重”。当“奇尔沙治”号接到命令,丢下它的陆战队员和小型掩护舰队,在没有掩护的情况驶向拉丁美洲去执行一项新的“软实力”战略所要求的任务时,他的工作不会有什么变化。

  这次,战斗运输小组往货盘里装的,不是战斗车辆和弹药,而是医疗设备、发电机、工程车辆、木材、器械和价值60万美元的捐赠药品。在甲板之下,这艘840英尺长的两栖舰船更像一个医院储藏室和一个家居超市的结合体。

  “奇尔沙治”号计划从8月初开始,用超过4个月的时间,访问尼加拉瓜、哥伦比亚、巴拿马、多米尼加共和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以及圭亚那,向这些国家贫穷无助的民众提供免费的医疗和工程援助。这实际是“持续诺言”行动的第二阶段。这一行动开始于5月份,美国海军两栖攻击舰“拳师”号沿着太平洋沿岸一直到中南美洲进行一次人道主义巡航,治疗了14000名病患,实施了127次外科手术,随舰的海军修建营队员建造了8所学校,并修缮了道路。

  “持续诺言”行动只是更大的美国军方“医疗外交”计划在拉丁美洲的一个部分。“医疗外交”计划开始于2007年的夏季,当时美国海军医院船“舒适”号进行了4个月的海外部署。那次部署给人们留下了印象深刻的一组数字:1170次外科手术,32322例免疫注射以及24242副眼镜发放。

  2007年9月,在“菲利克斯”飓风过后,美国海军派出两栖攻击舰“黄蜂”号向尼加拉瓜提供紧急医疗和工程援助,根据美国南方司令部提供的数据,该舰总共向尼加拉瓜运送了10吨大米、5000加伦饮用水、数吨食品、防水帆布以及毛毯。未来面向拉丁美洲的“医疗外交”巡航计划正在制定之中。

  对Pienkowski来说,“奇尔沙治”号执行人道主义任务时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对五角大楼制定这项计划的高级军官们来说,对领导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来说 ,对组成“医疗攻击部队”的医生和护士来说,对那些成千上万生命需要照顾的人们来说,“持续诺言”行动和“医疗外交”的理念都是全新的。

  无论这是一个新事物,还是一个早见诸国防部文件中的概念,“医疗外交”都是一个值得努力的工作。

  当8月6日,“奇尔沙治”号两栖攻击舰驶离弗吉尼亚州诺福克军港的凸式码头时,这艘船上最有价值的货物,并不是它携载的数吨药品和救援物资,而是船舱内大约300名优秀的医疗和工程人员。这次“奇尔沙治”号装载的并不是一个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而是全科医师、外科医生、护士、医疗技师、验光师、眼科医师、土木工程师、公共卫生专家 、昆虫学家、医疗设备维修专家、语言学家、文化学者、新闻记者甚至是兽医。

  这些医疗专家来自于美军、美国公共卫生署(PHS)、加拿大、荷兰和巴西军方以及一系列民间机构,比如说,整形手术非营利机构“微笑行动(Operation Smile)”组织。

  所有的医师都受David Damstra中校的指挥。到目前为止,Damstra仍然是舰队第4外科小组的指挥官。他和Ferdinand “Fritz” Ponds上校一起工作,作为“持续诺言2008”的任务指挥官。

  “奇尔沙治”号从诺福克军港驶向它的第一站尼加拉瓜遥远的东部海岸城市卡贝萨斯港需要一个星期的航程,在这段时间内,Damstra可以有机会好好认识他属下的人员。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

  “奇尔沙治”号上的医疗人员的专业覆盖各个方面。因此,Damstra必须将他们编成多个小组,配置相应的设备,为他们上岸工作制定相应的计划。

  工作上确实存在不少问题。“奇尔沙治”号在航行途中,计划者发现缺乏发电机和翻译人员。这两种东西不可能都非常充足,所以有些小组只能在没有电力的情况下工作,有些小组必须要请能说西班牙语的“奇尔沙治”号上的舰员来做翻译员的工作。一位加拿大牙医抱怨说,因为没有发电机,他只能依靠局部麻醉剂来简单地拨出腐牙。

  8月7日,Damstra 坐在他单人舱室的办公桌前叹气。他说,“为这些事情做计划就是非常令人烦恼的事情。”

  55名“奇尔沙治”号军舰上的舰员提供了一些帮助。他们在“持续诺言”行动的第一阶段已经在“拳师”号两栖攻击舰上服务了一段时间。尽管情况比较乱,但是上级还是期望Damstra能够很好地完成这项几乎具有战略意义的任务。

  他说,“我们的目的是拉近与当地国家和民众的关系。”“我们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这种良好的愿望,一是接触民众,二是接触政府。我们可能不会见到绝大多数民众,但是我们希望能够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

  所以大约12名记者也在“奇尔沙治”号上。而且当地媒体也计划采访岸上的诊所,以获取有关医疗救助方面的新闻。

  舰长几乎都会去这些媒体记者临时的工作间去顺道拜访他们。他们的临时工作间靠近“奇尔沙治”号上比较繁忙的健身房内。但是Ponds上校强调,行动对于任务的重要性要比媒体重要的多。

  所以说重点还是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在到达尼加拉瓜之前的那些日子里,“奇尔沙治”号上的扩展医疗舱(这是海军除了医院船之外最大的医疗舱),医生和护士们正在对药丸和绷带进行分类。他们来自于6个国家,但是他们只讲两种通用语言:英语和医疗专业用语。

  Paul Wickard少校来自于有7000人之多的美国公共卫生署,当军方征募人才加入“奇尔沙治”号执行“持续诺言”行动时,他正在乔治亚州的一个联邦监狱做一名无所事事的狱医。现在,他正和Julie King 、Kim Templeton和Lauren Vera一起配置药品。Julie King是一位美国公共卫生署的护士,而Kim Templeton和Lauren Vera则来自于加拿大陆军。

  Jeroen De Vries是一位荷兰海军的全科医师。他说他并不了解上岸以后他将做什么。他希望,他在船上的训练可以灵活应对上岸以后的工作。

  二级医护军士Steve Heiss是一位美国海军的实习医生,他说,“我们都是相互帮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业,每个人都从别人那里学到东西。”

  他们必须要相互学习。尽管说美国海军在两年之内已经向拉丁美洲地区派遣了三次医疗任务船,但是“奇尔沙治”号的部署对船上所有的人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学习经验的过程。

  对五角大楼、海军部长加里•罗海德上将以及新的美国第4舰队的参谋人员来说,这是研究“软实力”是否能够真正促进美国国家安全的机会。对首席外科医生Damstra来说,这是对已有技能的一次测试。对一线的医护人士来说,这将是面对诸多未知问题灵活应对的过程。对“奇尔沙治”号的新舰长,Walter Towns上校来说,这次任务是人力资源管理方面的一次演习。

  8月11日的早晨,Towns坐在他办公室里谈论他指挥这艘舰所面临的挑战。在“奇尔沙治”号离开诺福克军港执行“持续诺言”计划前两天,他才接手指挥这艘军舰。他说他经过培训已经准备好了,他曾经做过作战军官,但是他对LHD并不陌生。

  他说,“指挥这艘舰最独特的地方就是船上运载的这些人和物,主要是指各种各样的人道主义人员。”他说,“学会与医生、工程师和各种民间人士一起生活和工作对在一个不稳定的世界中执行任务非常重要。”

  8月12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登陆艇载满从“奇尔沙治”号的甲板上卸下的建筑材料,驶向海岸。海军陆战队的CH-53E直升机和海军的MH-60直升机从飞行甲板上起飞。医生和护士们在通向飞行甲板的斜坡上排着队,塞上了耳塞,戴上了头盔。

  通过海上和空中,大约有100名人道主义人员在早上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进入了卡贝萨斯港。海军修建营队员在尼加拉瓜警察的陪同下开拨到了建设地点,医师登上了校车经过短暂的车程之后到达当地的高中,这所高中在接下来两个星期内将作为健康医疗中心使用。

  来自于美国朴次茅斯海军医疗中心的Sugat Patel海军少校将负责这个临时的健康医疗中心。他奔波于各个教室之间。专家们在这些教室时建立起了验光、牙科、外科咨询、药品发放和一般治疗的工作站。每个工作站都需要一名翻译人员,然而事实上人手是不够的。所有翻译人员往往奔走于各个工作站之间,填补这个空缺。到了中午,每个人都是满身大汗。

  数百名病患在外面排队,由尼加拉瓜的士兵维持秩序。不久“奇尔沙治”号上的人员的工作节奏逐渐平稳下来,平均下来大约一分钟诊疗一个病患。病患中有一位叫Lizzie Mae Morris,她和她的两个孩子以及上了年纪的母亲一起来看病。Morris说她眼睛的毛病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为了问诊等了5个多小时,但是能等到她已经非常开心了。

  她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非常高兴,这是一项非常好的活动,我们需要药品,却常常得不到它们。”

  第一天的活动在下午3点结束。Patel把他的人员集合,祝贺他们,并命令大家返回登陆区域。他说,“今天一切顺利。”

  事实上问题还是存在的。直升机、登陆艇的维护,翻译人员的短缺,以及当地舆论对此次行动意图的质疑等等都将使“持续诺言”行动在未来的日子里变得更为复杂。但是第一天已经有了好的开始,大约300名尼加拉瓜人轻松愉快地离开了。他们对的美国及其盟国的感受和态度一定会与过去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