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楼

派江吻海有福之州!世界遺産大會在這裡拉開帷幕

发布日期:2021-11-23 02:37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15日,第44屆世界遺産大會主會場海峽國際會展中心廣場佈置一新。記者 姜克紅 攝

  “福州派江吻海,山水相依,城中有山,山中有城,是一座天然環境優越、十分美麗的國家歷史文化名城。”

  7月16日,第44屆世界遺産大會在福州拉開帷幕。這是時隔17年後,這一文化和自然遺産保護領域最高規格的國際會議第二次在中國召開。

  作為“八閩雄都、神州名府”,福州有著7000多年的歷史文化積澱和2200多年建城史,歷史遺存豐富,人文底蘊深厚。

  這裡地上有三山形勝、閩江旖旎,史上有坊巷春秋、船政風雲。一棵棵老榕樹亭亭如蓋、綠蔭匝地,一盞盞茉莉花茶芳香四溢,散發著“中國春天的味道”……

  江聲自屋後升起,海風從太平洋吹來。以“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精神擁抱世界,“有福之州、幸福之城”的璀璨未來正如一幅水墨丹青徐徐展開……

  千百年來,福州流傳著“三山藏,三山現,三山看不見”的民謠,城中的屏山、烏山、于山景觀秀美,至今仍是老百姓登高覽勝、避暑休閒的好去處。

  發源於閩北武夷山脈的閩江,是福建人的母親河,浩浩蕩蕩的江水穿過福州城區,流經馬尾港匯入浩瀚東海。

  在民國作家鬱達夫的筆下,閩江“水色的清,水流的急,以及灣處江面的寬,總之江山的景色,一切都可以做一種江水的秀逸的代表……”

  “三山鼎峙、一水長流”的自然稟賦,孕育了福州獨特的歷史文化風貌:山之巍峨,可為高臺、為屏障、為襁褓;水之浩蕩,足以暢交通、連天下、開襟懷。

  福州城北,新店古城遺址公園內,依稀可辨的古城墻,仍在訴説著“閩風越韻”的遠古氣象。這裡原為古閩族先民活動區域,戰國晚期越人自西北入,與古閩族融合形成閩越族,並建立閩越國。

  走進位於福州市中軸線北端的冶山春秋園,閩越王無諸手握寶劍的雕像氣度非凡。相傳兩千多年前,著名冶煉家歐冶子就曾在冶山池畔鑄造寶劍,在這裡留下了“歐冶池”的古跡。史料記載,閩越國成立後,無諸以冶山為中心,修築了閩越王城。

  修繕完好的石畫舫和摩崖石刻,重新疏浚的歐冶池,徜徉在城隍街、能補天巷等古老街巷中的人們……從新店到冶山,福州城的起源、閩越族的根脈次第浮現,歷史的厚重感與市民生活的煙火氣融為一體。

  自漢武帝平定閩越後,遷民于江淮一帶,福州一度凋零衰落。而隨著晉代“衣冠南渡”,北方人口大量南遷,中原文明澤被八閩,福州在隋唐之後再度繁榮。

  追溯福州文脈,烏山腳下三坊七巷所代表的士大夫文化,以及閩江畔的上下杭所代表的商幫文化是典型代表,一政一商,源遠流長,塑造著福州的城市性格和文化品格。

  始建於西晉末年的三坊七巷,是國內現存規模較大、保護較為完整的歷史文化街區,享有“中國城市裏坊制度活化石”和“中國明清建築博物館”的美稱。其中的南後街是福州市有名的燈市,“正陽門外琉璃廠,衣錦坊前南後街”的句子,足見其繁華之盛。

  上下杭在西漢初年便有史料記載,清末以降,這裡成為福州商貿最繁榮的地區,被稱為“福州傳統商業博物館”。有詩證曰:“百貨隨潮船入市,萬家沽酒戶垂簾,蒼煙巷陌青榕老,白露園林紫蔗甜。”

  《山海經》雲:閩在海中。福州地處東海之濱,故又名“左海”。通江達海,是福州人千百年來的夢想追求,豐富的“海絲”遺存見證了一座開放型城市的前世今生。

  被稱為“閩王”的王審知主政福建後,秉持“寧為開門節度,不作閉門天子”的信念,為了打破福州城陸路交通不便的瓶頸,使“江海通津”,開闢了當時的“東方巨港”甘棠港。據考古學家考證,甘棠港位於現瑯岐港附近,當時就與朝鮮半島、日本、東南亞等地建立了商貿關係,一舉奠定了福州港南下、北上樞紐的地位。

  鄭和下西洋的壯麗航程中,福州再次扮演了濃墨重彩的角色。鄭和選中福州長樂作為下西洋的駐泊基地和開洋起點港,在鄭和七下西洋的28年間,航隊往返駐泊長樂達4年之久,航隊在此補充給養、招募水手、修造船舶,留下許多珍貴歷史遺存。

  在鄭和史跡陳列館,保存著一塊《天妃靈應之記》碑,俗稱“鄭和碑”,係明宣德六年(1431年)冬,鄭和等人在第七次出使西洋前所刻。碑文詳細記載了鄭和船隊下西洋的時間、地點、人員以及所到達的國家、海外貿易和友好往來等情況。而在鄭和航隊所用的國際航海圖中的福州馬尾羅星塔,後被標示為“中國塔”,此塔至今仍巍然屹立。

  鄭和碑、羅星塔、聖壽寶塔、雲門寺……這些至今尚存的歷史遺存,成為中外人民友好往來和海上絲綢之路的歷史見證,更是福州作為“海絲”門戶的生動注腳。

  被譽為福州古代“國賓館”的柔遠驛,同樣見證了福州海運交通史上的珍貴一頁。

  明初,福州成為琉球朝貢貿易的重要港口。琉球貢使登陸後,一般先在柔遠驛裏暫住,然後再趕到京城,因柔遠驛居住的多為琉球人,又被稱為“琉球館”。如今,柔遠驛經過重新修繕,被辟為福州對外友好關係史博物館,並向民眾免費開放。

  鴉片戰爭的炮火,拉開了中國近代史的序幕,也深刻改變著福州這座城市的命運。

  作為《南京條約》中清廷最先被迫開放的“五口通商”港口之一,東西方文明在這裡碰撞與交融,而民族遭受的屈辱更激發起無數仁人志士的沉痛覺醒和熱血抗爭。

  開埠之初,祖籍福州、深通時務的清末大臣梁章鉅曾有言,“該夷所必須者,中國之茶葉,而崇安所産,尤該夷所醉心。既得福州,則可以漸達崇安。”其意為,武夷山茶葉出口海外最方便的路線,是沿崇陽溪入閩江,再直下福州港,點明瞭福州在茶葉貿易中的重要地位。

  隨著福州的大門向世界敞開,西方各國紛紛到福州開門設館。至20世紀初,共有英、法、美等17個國家在福州設立領事館、代辦處,地點多設在閩江南岸的煙臺山。

  漫步在如今的煙臺山歷史風貌街區,俯瞰靜靜流淌的閩江水,環視依山而建的舊領事館以及形制各異的近百幢西式老建築,不由讓人心生感慨:“煙臺”風雨,記錄著福州開埠後的時代風尚,更訴説著那段不堪回首的屈辱歷史。

  與城市開發建設的熱潮相向而行,煙臺山街區在整體修繕後得以重煥光彩,越來越多的遊人來這裡尋找“民國味道”,往日沉寂的街區和宅院又熱鬧起來。一時間,“南有鼓浪嶼,北有煙臺山”的説法不脛而走。

  在中國近代化之路上,位於大江大海交匯點的福州“開風氣之先”,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而位於福州市中心的“三坊七巷”街區,因為名人輩出、人文薈萃,被譽為“一片三坊七巷,半部中國近代史”。

  穿行坊巷之間,古街平直、古厝成群、古榕蔭蔭,不經意間,遊人就能觸摸到林則徐、嚴復、林覺民等名人留下的歷史印記。

  林則徐被譽為中國近代史上“開眼看世界第一人”。在三坊七巷附近的澳門路上,矗立著一座紅墻黑瓦的江南園林建築,便是林則徐紀念館。上翹的檐角、藍紋的門楣、合抱之圍的古榕樹,散發著福州特有的人文氣息;“虎門銷煙”浮雕、三座御賜石碑、皇帝御書“福壽”匾額,述説著林則徐彪炳史冊的功績。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海到無邊天作岸,山登絕頂我為峰”“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陳列在館內的這些林則徐名句,正是這位“左海偉人”光輝的人格寫照,至今仍滋潤著國人的精神世界。

  “譯才並世數嚴林”,巧合的是,嚴復和林紓都是福州人,而嚴復在中國近代思想史上的貢獻尤巨,被稱為近代中國開啟民智的一代宗師。他是北京大學第一任校長;他在北洋水師學堂任教,培養了中國近代第一批海軍人才;他提出“信、達、雅”的翻譯標準,在翻譯領域留下深遠影響……

  “船政之父”沈葆楨,黃花崗烈士林覺民,著名女作家冰心、林徽因……近代史上,福州籍人士名家輩出、影響巨大,共同構成了福州歷史文化天空中的璀璨星群。

  馬尾港,地處閩江、烏龍江、馬江三江交匯之處,因為福建船政學堂的創建,在中國近代史上留下難以磨滅的篇章。

  西方列強用堅船利炮敲開了古老中國的大門,面對晚清“千年未有之變局”,有識之士苦尋救亡圖存之道。在洋務運動大發展的時代背景下,三江入海口的馬尾登上了歷史舞臺。

  在閩浙總督左宗棠經略之下,一個由造船工廠、船政學堂和福建水師構成的近代海軍系統,在馬尾初步建立起來。中國近代造船工業的發祥地、中國近代海軍的搖籃由之而始,這裡培養了鄧世昌、詹天佑、劉步蟾、林永升、陳季同等一代民族精英,他們中的不少人都在甲午海戰中以身殉國。

  如今,參觀升級改造的中國船政博物館,那風雲激蕩的歷史一頁仿佛近在眼前;瞻仰中法馬江海戰196位烈士埋骨處——昭忠祠,隆隆炮火與陣陣吶喊猶在耳畔。馬尾船政之於福州,不只是江海澎湃的地理坐標,更是敢為人先、忠勇報國的精神標識。

  新中國成立以來,由於長期處在海防前線,福州經濟社會發展一度滯後,作為沿海省會城市,卻存在感不強、競爭力偏弱。

  曾幾何時,閩江兩岸遍是簡陋、低矮的連片棚屋木房,人們用紙糊墻壁,被稱為“紙褙的福州城”;主城區群山環抱,“只堪圖畫不堪行”,“困”在閩江下游的狹長盆地,坐擁“面朝大海”之利,卻難以創造“通江達海”之盛。

  20世紀90年代,時任福州市委主要領導主持編制了《福州市20年經濟社會發展戰略設想》,簡稱“3820”戰略工程,科學謀劃了福州3年、8年、20年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目標、步驟、佈局、重點等,成為引領福州發展的總綱領、總方略。

  “福州的優勢在於江海,福州的出路在於江海,福州的希望在於江海,福州的發展也在於江海”,這一精準論斷已被事實所證明。

  近30年來,福州市堅持“3820”戰略工程思想精髓,“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著一任幹”,美好的構想正逐步變為現實。福州市市長尤猛軍説:“福州城市規模不斷擴大、功能持續完善、品質日益提升,已實現了從紙褙小城向濱江濱海現代化城市的華麗蛻變。”

  位於福州主城區東南方向約40公里、長樂沿海的濱海新城,是當前重點建設的城市副中心。福平鐵路、長福高速、長平高速等大通道已順利通車,已列入規劃的福州地鐵6號線、城際鐵路F1線,也將強化主城副城聯動,未來只需約半小時即可通達。

  開窗放入大江來,開門奔向大海去。如今的福州城,已跳出“三山兩塔一條江”的舊框架,向“七山兩江一面海”的新格局進發。

  不僅城市向海邊擴張,産業也向港口聚集,“海上福州”成為新的經濟增長極,2020年全市海洋經濟生産總值達到2850億元。

  自北向南,沿著蜿蜒曲折的海岸線,臨港工業連點成線。北段羅源灣,以寶鋼德盛、大東海等為代表的鋼鐵企業正在打造千億産業集群;中段連江可門港區,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己內胺全産業鏈生産基地;南段福清江陰港,總投資500億元的萬華化學全産業鏈項目動建,港區向世界一流的千億級化工新材料專區目標挺進。

  對福州來説,城市做強做大的增長點在於“海”,做美做精的關鍵點還在於“江”。

  “福州現有建成及在建過江大橋20余座,形成多組東西向交通廊道。”福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總規劃師李菁介紹,隨著“沿江向海”戰略持續推進,福州城市“黃金帶”從閩江“一江兩岸”,向閩江、烏龍江“兩江四岸”擴容。

  閩江北港濱江景觀帶、上下杭、煙臺山、海峽文化藝術中心……閩江兩岸,城市地標串珠成鏈。福州市近期出臺文件,將重點建設8處沿江精品景觀帶,著力打造山清水秀、文盛景美的國際化山水城市客廳。

  地處閩江北岸的上下杭街區,成為福州近兩年新崛起的“網紅”打卡地。這裡曾是福州百年前的“CBD”,後來隨著歷史變遷逐漸破敗,直到2013年,福州啟動對上下杭的整治改造。

  “通過規劃編制,遵循修舊還舊原則,累計修復16處文保單位、82處文物,其中多數是福州古厝。”上下杭保護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林清説,“注重活態利用,將歷史建築與現代都市風格有機融合,既留住歷史文脈又彰顯時代韻味。”

  三坊七巷、朱紫坊、梁厝、南公園……為保護古厝文化遺産,福州市專門成立古厝保護開發集團,形成古建築保護修復、街區商業運作、文旅開發到品牌培育的縱向一體化産業鏈條。以籌備第44屆世界遺産大會為抓手,福州在2021年開展新一輪古厝普查登記和保護利用專項行動,已修繕古厝171處,培育古厝活化利用精品工程54處。

  “福州古城總體格局未湮可辨,古城中軸線保留至今全國唯一,歷史文化街區保存較為完整。”福州市名城委主任楊勇説,福州將繼續高水準、精準化推進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守護好福州城市的“根”和“魂”。

  江海潮涌,風來帆舉。從GDP跨越萬億大關,到福建省提出“強省會”戰略,再到近期“福州都市圈”發展規劃獲批,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福州迎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福州都市圈是繼南京都市圈之後誕生的第二個國家級都市圈,以福州為中心,包括福州、莆田兩市全域,寧德、南平部分縣市區,以及平潭綜合實驗區,陸域面積2.6萬平方公里。國家發改委明確,福州都市圈要“建設具有重要影響力的現代化都市圈,實現共建共治共用、同城化同家園,有力支撐福建全方位推動高品質發展”。

  今天的福州,城市框架向海拓展,産業發展活力迸發,山水城市特色凸顯,閩都文化魅力綻放,正朝著現代化國際城市的目標加速邁進。

  “無數春聲秋色,不盡汐落潮生。”一座古城從篳路藍縷的歷史深處走來,留下看不夠、説不完的燦爛文化長卷。

  “古城兩千兩百歲,信乎今夕是盛年。”以幸福為名,讓江海作證,一座古城正在展開新的奮鬥身姿,書寫新的傳奇篇章。(記者顧錢江、涂洪長、王成)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