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地产

范哈儿与唐二瘟在“小陪都”比邻而居(组图)

发布日期:2021-11-21 10:47   来源:未知   阅读:

  抗战期间,国民政府西迁重庆,歌乐山成了陪都重庆重要的“迁建区”,山洞、林园、歌乐山一线,成了名流云集的“小陪都”。

  上世纪30年代,在四川的军界与官场都流行一句顺口溜——“哈儿不哈,瘟猪不瘟”。哈儿嘛,就是大名鼎鼎的“范哈儿”范绍增;瘟猪者,说的就是有“唐二瘟”绰号的唐式遵。在山洞的平正村,这两位川军名将比邻而居,经历了80年风雨的老房子如今依然“健在”。

  大多数重庆人对“范哈儿”的认识,都来源于他那句“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的名言。

  上世纪末,由本土笑星刘德一扮演的《傻儿师长》、《傻儿军长》与《傻儿司令》,以喜剧感极强的表演与诙谐幽默的重庆方言深入人心。其实,电视剧未必全面地反映了这个少年时是逃学大王,青年时嗨过袍哥、吃过军粮,一脸憨相,心中嘹亮,从枪兵干到师长、军长以至副司令的传奇人生。

  抗战爆发后,范绍增请缨杀敌,只身赶到上海前线,任第十一兵团副司令。1938年初,范绍增被蒋介石委任为第八十八军军长,自募兵员抗日。他很快在四川编成4个团抵抗日本侵略。然而,在前线打了胜仗的范绍增,却被蒋介石调任为没有实权的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范一气之下,于民国1942年初回到重庆,再次从驰骋疆场的范军长变成了大智若愚的范哈儿。

  范绍增在山洞的公馆位于平正村31—32号,32号为平房,31号为带阁楼的两层小洋楼。据文史专家廖庆渝先生介绍,当年,两栋房子里分别住着范的4个姨太太。据说,范绍增的姨太太多达40位,其中还包括在1933年第五届全国运动会上囊括全运女子游泳全部金牌,获得“美人鱼”雅号的杨秀琼。

  哎,一说八卦就扯远了。还是来说范绍增的公馆吧。心中嘹亮的范哈儿其实一点也不哈。不论是上清寺规模宏大的范庄,还是南山与山洞的别墅,既是他金屋藏娇的场所,更是他编织社会关系网的销金窟。范绍增曾利用这两处别墅,出面组织了一个“官绅联络会”,邀请各方头面人物到别墅作客,酒足饭饱之余,再打麻将、推牌九、押单双……而山洞的范公馆,除了打牌,还可打猎——当年歌乐山的丛林中,时常有野猪和麂子出没。

  如今,山洞的范公馆外有一道围墙,长势茂盛的树木又将本来就不大的进口掩映得难以发现。进入其中,才发现32号的平房已坍塌了1/3,裸露的屋架与残垣断壁在灌木与荒草的簇拥中更显苍凉;而31号的小洋楼保存完好,只是人去楼空。

  离开时,我无意瞄了一眼32号的那一段残墙,基本保存完好的窗棂上还留有一层淡绿色的窗纱,让人想起美国超级写实主义绘画大师安德鲁·怀斯笔下的《海边的风》。

  唐公馆 背山面湖好风水“哈儿不哈,瘟猪不瘟”。诙谐地形容了范绍增与唐式遵的个性与为人。巧的是,在山洞正平村,“范哈儿”与“唐二瘟”还是邻居。从范绍增公馆出来往右边走不了几步,再上二三十步石梯,便来到了唐式遵的公馆前。

  唐式遵公馆的门牌号为正平村33号,从基本保存完好的建筑格局观察,唐公馆不但体现了背山面水(坡下有一片面积不小的水塘)的风水观,还体现出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高大的石构屋基与宽阔的开窗使整个建筑具有浓郁的折中主义气息,并巧妙地利用了巴渝山地民居吊脚楼的构成元素。

  据说,“唐二瘟”雅号的由来,是因为唐式遵平时温文尔雅,讲话啰啰嗦嗦,缺乏军人的阳刚之气。关于唐式遵在抗战之前与蒋介石、刘湘等人之间恩怨情仇的糊涂账,我们没有更多的精力来考证、梳理与评说,单说他在抗战中的业绩,也算是可圈可点。

  1937年,抗战爆发,刘湘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兼二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唐式遵任副总司令兼二十一军军长。率部于太湖南岸抗击日军第18师团和伪满靖安军,后又升为23集团军司令。1939年,一度统兵驻扎九华山。发动青贵战役,将日军的扫荡部队赶了出去,升任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司令长官顾祝同),仍兼二十三军团总司令。1942年,浙赣会战开始,唐式遵固守皖南,确保了皖南二十余县的安全,并牵制了日军西进和阻止了日军由长江口登陆。抗战期间,唐式遵的一首七言绝句也在社会各界广为流传——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

  1930年,身为21军第一师师长的唐式遵,又兼任渝(重庆)简(简阳)公路局局长。杨森督川时,曾拟议修建成渝马路,但只修到简阳就因为失败去职。唐式遵任局长时,奋力施工,不舍昼夜,简阳——重庆公路两年建成,为四川交通做出巨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