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研究院

农民工高校“蹭饭” 称工地食堂菜像啃牛草(图)(1)_社会万象_光明

发布日期:2021-11-24 05:32   来源:未知   阅读:

  四川新闻网成都10月21日讯近日,四川新闻网独家报道了“农民工高校蹭饭。《农民工扎堆高校食堂“蹭饭”有人欢喜有人忧》在社会上引起热烈反响。有不少农民工兄弟给本网打来热线说:“新闻里写的就是我们自己,感谢媒体对我们的生活关注。”

  工地是否有食堂?工地食堂饭菜如何?价格怎么样?近两日,本网记者带着这些疑问深入建筑工地,与农民工兄弟一起吃饭,亲身体验工地食堂伙食情况。

  干净亮堂的厨房,不时冒蒸汽的崭新消毒柜,整洁的碗筷,这样标准不差于饭馆的食堂出现在某高校附近工地的食堂里,相信很多人都会讶异。

  “我们的工地是标化工地,我们的食堂也一样是标准化的撒!”南郊公园附近某工地食堂工友林阿姨隔着橱窗告诉记者,所谓“标化”食堂是指按照饭店要求,厨房设施、卫生条件需要达到饭店标化式的程度。“是不是今天有什么上级部门来检查食堂卫生才弄得这么干净的呀?”记者试探,食堂经理徐师傅生气地否认:“你不要乱说,怎么可能嘛!不信你问问他们嘛!”民工陈师傅告诉记者,该工地食堂是承包给私人经营的,卫生条件一直都还可以。记者在现场看到,十多平米的厨房,地面整洁干净,各种餐具应有尽。在记者准备离开时,一个民工试图进入厨房,被厨房工作人员拒绝:不是厨房工作人员不能进。

  与相对“奢华”的厨房相比,民工就餐的条件还是有些简陋,约莫三十平米的饭堂里,整齐地摆着七八张长条桌子。“人多的时候,都得站着、蹲着吃。”在饭堂门外,临时搭建的大棚经常成为工友们的吃饭时抢先争夺的一席之地。

  既然食堂条件如此好,民工为何还要到大学食堂吃饭呢?“菜没有油!肉很少,又没学校便宜!”钢筋工曽师傅一语道破。记者注意到,该食堂只有两种套餐,一荤两素8块,两荤两素10块。透过窗口,脸盆大的盘子一共只有四个菜:蒜苔炒肉、青瓜炒肉、素茄子、青菜。记者花10块钱打了两荤两素,虽说是两荤两素,不但量少,也没几片肉。由于油水少,没过多久,碗里的菜就开始硬邦邦了。记者吃了几口,有些难以下咽的感觉,口味跟大学食堂确实有一定的差距。

  一顿饭下来,记者最大的感受是,他们吃菜很少,但是饭量很大。少的能有三碗米饭,多的能吃下五六碗,平均吃一碗米饭的时间只需两分钟左右。为了省钱,很多民工只打一荤一素;还有的打一个人的套餐,几个人一起吃。二十分钟时间不到,坐在记者旁边的农民工兄弟换了三四拨。“我们中午吃饭休息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习惯(吃快)了!”

  “看起来像是四样青菜!”看着记者打出来的饭菜,一旁小曾笑着说“油太少了,菜吃起来像是啃牛草!”。小曾是一名90后,是一位93年出生的小伙子。因为好玩调皮,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曾经在酒吧做过调酒师,家人害怕在酒吧学坏,就带着他到工地打工。如今,有点稚气未脱的他已经是一名出色的钢筋工小师傅了。非主流的发型,时尚的穿着,丝毫没有受到铜锈斑驳的污迹影响。“实在没法吃!”小曾放下筷子,拿着一瓶啤酒走出去了。

  据了解,该工地有几百号工人,每天食堂的饭菜量是固定的,就只有那么多,所以经常导致一些工人吃不上饭。“这么多人,这点饭菜怎么够嘛!”今年19岁出来做建筑工人不到三个月的眉山小伙子常常抱怨,每天没到12点半,食堂的饭菜就没有了,来晚的工人只能自己泡方便面。“就当换换口味,也省点钱!”是他们自我安慰的口头禅。

  “有些工友中午没吃上饭就会跑到附近大学食堂吃。”工人李大哥告诉记者,由于工人的中午吃饭休息时间只有一小时,没来得及的话就只能吃方便面。晚上下工了,他们大多数的人会选择到大学食堂吃。据了解,该工地紧靠某高校,二百多人的工地,每天选择到学校食堂吃饭的就达到了一百多人次。“学校的菜好吃,两荤一素才七块钱!”李大哥说,大学食堂的饭菜便宜好吃是他们选择去学校吃的原因,“外面的饭馆一顿至少二十多块钱,我们也吃不起呀!”

  记者随机走访某高校附近几个工地食堂,发现几乎每个工地都有民工食堂,除了价格比高校食堂稍贵,饭菜的量太少,油水太少,味道不怎么好成为民工食堂的主要现状。

  将近下午一点多,记者来到另一个位于武侯祠附近的工地。在狭窄工地活动板房里,刚满22岁的新生代农民工余明和他的未过门的妻子、父母亲一家四口正围着由胶桶和甲板组成的简易小桌子吃午饭,他们一家都是这个工地的工人。

  两荤一素的套餐,只是高校食堂普通的学生午餐标准。然而,这却是余明一家四口人的午饭。每到午饭时间,余明就会跑到工地附近的西南民族大学或者成都体育学院的食堂打回两荤一素。余明告诉记者,大学食堂里一份两荤一素的菜就相当于工地食堂的两份两荤一素的量,碰到“大气”的分菜师傅还会多些。平时在工地食堂,这个四口之家,至少需要打两个套餐才够,学校食堂打一份7块钱两荤一素的菜,就够他们一家四口吃一顿了。

  “我们出来打工挣钱不多,只能多吃饭少吃菜!”余明父亲今年今年已经五十六岁了,虽然个子瘦小,但饭量却不小。余明告诉记者,去学校食堂打饭最大的好处是饭可以随便打。“我们这里打饭像做贼一样,多打了要挨骂!”余明说,工地食堂只能一个人打一份饭。去学校食堂打饭菜,一家四口一天的伙食比在工地食堂吃要便宜三十多块钱,一个月能省下将近一千块钱。(记者张进春实习生 李秀江)